首頁 名人觀點 潮起香江》美國國會為何對香港「暴徒」視若無睹

分享
文章

潮起香江》美國國會為何對香港「暴徒」視若無睹

優傳媒
潮起香江》美國國會為何對香港「暴徒」視若無睹

香港蒙面者正透過恣虐的暴力來訴諸他們心中的「民主」。(圖/翻攝自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即時新聞)

 

作者/鄭漢良

數以萬計的香港人完全無視林鄭月娥政府的禁令,在星期日(20日)走上街頭,抗議當局已將香港變成一個警察國家。遊行甫在下午三時宣布結束,黑衣蒙面抗爭者已開始在彌敦道沿路設下路障和破壞中國銀行分行的ATM機器,有抗爭者更在尖沙咀警署門外撒下一泡尿,當時有好幾個同樣是蒙面的警察在警署的高牆上探頭探腦張望。天還沒黑,熱鬧的彌敦道已經是瀰漫一片催淚瓦斯的硝煙以及街上著火燃燒的垃圾和垃圾桶,警民的對峙一直持續到晚上。

 

這是美國聯邦參議院本週可能投票表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之前,香港所舉行的一次反政府遊行。眾議員在上週已經在毫無異議下一致通過該項法案。如參議院通過的版本與眾議院的並無太大的差別,法案很快就會交到白宮,待總統川普簽署之後,正式成為美國法律。

 

這個法除了定期對香港人權和民主進程進行評鑑,作為決定是否繼續給予香港有別於其他大陸城市特殊地位的考慮基礎,它還對違反和打壓港人人權和民主發展的個人甚至家人,禁止發出入境簽證,並可能凍結在美的資產。

 

美國本屆國會一共有435個眾議員,他們與34個參議員以及川普都將會在明年面對選民的考驗。眾議院一致通過該法,很大程度反映議員們選區甚至是整個美國民意的依歸。

 

拜香港抗爭者靈活和別具心思的國際宣傳所賜,對香港問題本來是「霧煞煞」的美國大眾,已成為了主要媒體的報導焦點。再加上北京對NBA的蠻橫威逼,甚至要求NBA的行政總裁蕭華(Adam Silver)炒火箭隊經理莫雷(Daryl Morey)的魷魚,激起不少球迷以及國會議員的憤怒。而之後的詹姆斯大帝(LaBron James)又挑起「莫雷對香港問題無知」的爭論,香港恐怕已經成為美國人眼中一個自由與極權抗爭的前線,黑衣蒙面的抗爭者是聖經中的大衛,北方極權政府也就是巨人歌利亞。

 

如此的強弱懸殊,對任何有良知國度的人民,都只會同情手執橡皮彈弓的弱者,而那些藏身在高牆裡面的高官,以及全副武裝黃金甲的警察,也就是美國人眼中星球大戰裡面達斯·維達(Darth Vader)手下那些毫無頭腦只聽命令的風暴兵。試問向巨人投擲石塊,或對死物如銀行的ATM進行肆意的破壞,美國大眾會視此更甚於強權政府向人民施加的暴力嗎?

 

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上週閃電式訪問香港一天,接受部分傳媒採訪時說:「我知道有些抗爭者趨向使用暴力,也有不少人擔心示威者裡面滲入中國政府的特務,他們目的是將抗爭活動注入暴力,但我不知道這是否真的發生,我只能告訴你,今天曾跟我會面的一些抗爭者領袖們相信,這確實是事實。」

 

克魯茲沒有對抗爭者的「暴力」譴責,反而似乎接受抗爭者的說法,即中共的特務假扮示威者挑起暴力行動。林鄭月娥對此顯然有點氣憤難平,林鄭辦事後立即發表聲明,批評克魯茲對抗爭者的暴力視而不見令人驚愕(baffling),又指示威者投擲汽油彈、破壞店鋪甚至對警察進行「邪惡」的侵襲,已是眾所週知的事實。

 

然而對香港示威者趨向「暴力」行徑,不但克魯茲認為是小case,甚至連美國國防部主管印度洋與太平洋事務的助理部長Randall Schriver日前出席華府一個智庫舉行的研討會上演說時,基本上與克魯茲也是同一個調子。

 

他說:「我們當然對抗爭者採取或可能採取的有些手段表示關注,我認為假使這種手段真的成為一個問題時,我們是會指出來的。但我覺得,總的來說,我們關注到北京對香港採取了更強硬的手法(heavier hand),而香港當局也(對示威者)採取更強硬的手法,而我們覺得香港人的行為是法律下容許的(legitimate)。」

 

Randall還說,美國是「100%」支持那些為捍衛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所賜予的基本人權而發聲的港人。

 

北京和林鄭政府一直想在國際舞台上渲染和誇大示威者的暴力行徑,當中包括不少假新聞,但收效並不理想。問題出於外界對示威者道德使命的同情,而他們的對立面,又是個人所共識踐踏人權如糞土的強權。

 

此外,身為北京在港的代理人之一,林鄭口口聲聲的「暴力」只一面倒的譴責示威者,對警察「奉旨」暴力,對被捕者在警署內所受到的不人道虐待,不但視而不見,還對警察們滿口的讚許有嘉。路透社早前取得林鄭月娥私下與友人談話的錄音,她說:「我什麼都沒有剩下,只有三萬個警察。」私下的話,果真不假。

 

林鄭看不到的暴力還包括有兩名泛民主派的女區議會候選人被人暴力襲擊受傷,但她卻為保皇黨議員的地區辦事處遭到毀壞、助選員被恐嚇、「有人怕得不敢回家」而憂心忡忡。只有到了民陣的召集人岑子杰日前被數名大漢用鐵錘重擊頭部倒地之後,特區政府才不得不發出聲明譴責暴力。

 

本欄上週談到中文大學校長段崇智聽到學生參加示威活動被捕之後所遭受到種種的違法待遇,一度熱淚盈眶。他日前向同學、同事及校友發表一份三千多字的公開信,內容是他與多名被捕並且經歷警察不人道對待的同學進行了解之後,對同學的警暴指控感到「非常的痛心及難過」,作為一家大學「必須負起尋求真相及公道的責任,讓公義得以彰顯」。

 

段在信中根據學生的控訴列舉警察的暴行,包括違法阻止學生與律師的聯絡甚至長達「78個小時」、有同學「被逼在沒有律師陪同下錄取口供」、警員在他們拘留期間「不允許睡覺或躺臥休息」、「哮喘病發的同學要等6個小時方能就醫」、「有同學因頭部受創要求就醫,18小時後方被送往急症室」、「有同學在錄口供或扣留期間被警員掌摑」、「有兩位同學在搜身前獲告知不需脫衣,卻在搜身房內被同性警員強迫脫下所有衣物」。

 

段在信中說:「基於事件的嚴重性,我會去信行政長官,希望行政長官考慮針對現時大學已掌握初步資料的約20宗個案,在現有機制以外作出嚴正跟進,讓法治精神得以彰顯,讓信心得以重建」。

 

有記者在警方召開的記者會上提及段校長的這份公開信,渠料遭到警察公共關係科署理總警司江永祥漫不經心的一句話就打發了:「信中最基本的資料我們都看不到。」堂堂一個校長嘔心瀝血寫的一封信,卻被如此的糟蹋,正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

 

在前線見人就打,見人就抓的警察,很多都是讀書不成而做了「人民的公僕」,香港人貶稱為「毅進仔」。一群學問水平有限但手上擁有無比權力的警隊,就這樣迅速地將之前以法治自豪的香港,演變成為一個警察國家。

 

四個多月的反送中政治風波,有一個人堪稱是無辜的「始作俑者」,卻又是個自我承認的「殺人犯」。他就是在台灣殺害女友然後逃返香港的陳同佳。香港當局由於拒絕與台灣方面合作,只能用偷竊財物及洗錢罪名將其送入監獄。而林鄭月娥卻以為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趁著修訂《逃犯條例》,除了可與台灣交換逃犯之外,還把法治水平被評為全球最低之一的中國大陸也包括其中,從而引發這場撼動中外的風波。陳同佳即將出獄之際,已致函另一個始作俑者林鄭月娥,表示願意出獄後向台灣方面自首。

 

台灣會否判處他死刑(香港是沒有死刑的),肯定將會受到國際的關注。至於香港那個始作俑者,在北京的力撐之下,無論犯下了多少的滔天大罪,做完她的五年任期,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作者簡介

鄭漢良從事新聞工作近40年,余紀忠時代曾服務美洲中國時報和台灣中國時報,退休前是中時副總編輯以及駐港特派員。目前是香港電台節目客座主持人。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大家都在看
白鍾元老師說發胖也要吃!韓國食神... 快訊/第27號颱風「鳳凰」生成 ... 史上最狂泳裝秀女模「抓奶」出場不... 罕見!生雙胎胞滿月突大出血「流一... 在家就能當酒鬼!「膠囊烈酒機」在... 第27號颱風「鳳凰」生成 預計週... 秋冬韓系短髮、中長髮髮型圖鑑!韓... 長期咳嗽恐為氣喘 吃白色食物助改... 41歲林志玲不為人知的家世秘聞...

首頁 名人觀點 潮起香江》美國國會為何對香港「暴徒」視若無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