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勵志感人 把根扎深,把夢做大!來自北大武山堅毅強壯的力量:原住民族學校的民族教育先鋒...

分享
文章

把根扎深,把夢做大!來自北大武山堅毅強壯的力量:原住民族學校的民族教育先鋒...

大塊文化
把根扎深,把夢做大!來自北大武山堅毅強壯的力量:原住民族學校的民族教育先鋒...

屏東縣泰武國小、地磨兒國小—— 原住民族學校的民族教育先鋒

國道三號穿越過連片如幻的竹林,繼續往南,公路兩旁慵懶的椰子樹逐漸現出身影,開始宣說著浪漫的南台灣風情。從屏東的「麟洛」下交流道,經過內埔,往萬金方向,「吾拉魯茲部落」就坐落在綠蔭大道上。泰武國小位於部落的中心,和整個部落一同呼吸與脈動。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走進這所學校,就像走進了一本書 

學校入口處,豎立著「屏東縣泰武國民小學」的舊石牌,兩年經過四次遷校,石牌始終陪著學校一起流浪,見證了學校的移轉變化。

學校沒有校門,入口處橫列一排色彩繽紛的矮圓柱,畫上排灣族琉璃珠的圖樣;通往校舍的空地上,畫著一大片狹長的屏東縣地圖,標註著原住民的部落分布。左手邊是「祖靈柱」,排灣族立柱是土地歸屬的象徵,祖靈柱的後方,有排灣族婚禮儀式中表達祝福的鞦韆架。左邊最後一棟是排灣族的傳統石板屋——「會呼吸的房子」,是藝文中心,也是活化社區的起點、孩子麥哲倫計畫中心、部落產業「泰武咖啡」的推廣銷售平台、學校的遊學中心以及孩子們的工藝品展售中心。

校舍外牆兩層樓高的馬賽克貼畫,是最搶眼的美麗圖騰,敘述著排灣族起源的神話故事,「太陽神在陶壺裡下了兩顆蛋,請百步蛇在一旁守護,當太陽的光芒照在陶壺中,誕生了排灣族一男一女的祖先。」排灣族的神話裡,陶壺是生命的起源之地,非常神聖。

因此,泰武國小的校舍建築設計成圓弧形,環抱著陶壺狀的中庭廣場,校舍外牆中間圍繞著一條百步蛇側紋和腹紋彩繪,象徵百步蛇正守護著學校。經過八八風災之後的異地重建過程,伍校長在重建文集裡寫著:「最令人感佩之處,就是郭旭原建築團隊始終尊重部落與學校意見,讓排灣族的百步蛇、陶壺等意象,透過校園建築在平地展現。」

在排灣族文化中,象徵高貴的「家徽」,環繞在校舍內圈的白牆上,頭目贈送學校酒紅色的頭目家徽飾帶,有著很特殊的意義;表示頭目已經釋出這個權力給學校,除了肯定學校的地位崇高,也賦予了學校很大的期待。

校園處處懸掛著琉璃珠,擺設著木雕作品,有一片學生木雕作品的組合牆,和四處舉目可見的彩繪藝術。用傳統工法堆砌石頭而成的「友愛司令台」,繪上整片綠色森林,還有水鹿一家三口徜徉其中,「蛇開口請求梅花鹿將斑斕的花紋送給他,於是百步蛇擁有了花紋,而褪去花紋的梅花鹿,則化身為水鹿。」是一則美麗而友善的神話故事。

走上二樓的樓梯牆壁上,畫著一長串飛舞的蝴蝶,在排灣族的古老傳說中,「黃鳳蝶代表『古勒勒』和『摩蓋蓋』兩隻蝴蝶變化為人,結為夫妻的愛情故事」。女廁所畫上排灣族的手紋圖案。手紋是快要消失的文化,只有少數八十歲的貴族耆老還擁有手紋;男廁頂上,畫著排灣族重要慶典「五年祭」的刺球活動。校園還有三色編的祈福牆、烤芋棚、穀倉等。原住民族的文化傳承,在這些口耳相傳的神話故事中,賦予了哲理、精神與教育意義。 

泰武國小的建築設計,也肩負著傳遞民族文化的功能;生動的彩繪木雕藝術作品,涵養著民族教育。整個校園的規劃布置,用心仔細,並不會因繽紛而雜亂突兀。伍麗華校長把學校和部落當作戶外教學的場域,在她的計畫裡,「學校社區化,社區學校化」,「我們的民族教育,不需要走到外面去,因為我們把民族文化都放進校園裡了!」

除了傳統文化之外,校舍的屋頂全部都鋪滿了太陽能板,是屏東縣第一座B I V P 光電學校。援建單位「明基友達」提供了太陽能電池模組,每年降低二氧化碳的排放量,等於種上五千兩百棵大樹,成為環保教育的活教材。南台灣熱情的陽光,使得電力自給自足,還可以賣給電力公司。

同時,泰武國小成為屏東縣第一所全校導入TEAM Model智慧教室的原住民學校,「網奕資訊」並提供全面的義務教學服務。全新的智慧教室教學,也吸引了許多外校學生甚至漢人子弟轉來入學。原本四十人的學校,風災發生的二○○九年以八十三位學生開學,二○一一年以九十七人開學,二○一三年已有一百四十二人(包括五十多人的幼稚園)就讀,一半以上都是從外村來的孩子。伍校長希望能有更多的孩子來分享這樣的學校,「這是一所光電的校園、環保的校園、科技的校園、排灣文化的校園、國際教育化的校園。」

受苦的人,沒有悲觀的權利

二○○九年八月八號,莫拉克颱風送來了一份重禮。

泰武國小,原本位於排灣族的聖山——北大武山——的登山口,是最貼近北大武山的一所小學,海拔近八百米。考試成績第一名的伍麗華,將這裡填作第一志願。才剛當了七天校長,還來不及把美夢打開,莫拉克颱風的強風豪雨侵襲南台灣,泰武國小一夕間崩裂瓦解!站在地面裂開的破口上,無語問天。泰武國小的這位新校長,要面對的第一場戰役是—— 生存之戰。

二○○九年莫拉克颱風重創大武山,居民被迫遷村、遷校。然而,泰武國小並不是媒體關注的明星災區,所以外界沒有人來關懷。「師生在狹小的教室及校區內,彷彿在進行困獸之鬥」,擔心大家支撐不久的伍校長從災後第二個月開始主動聯繫外界。桃竹苗三五○○地區扶輪社伸出援手,在山上佳興村的佳興分校,整建「希望小學」中繼校區。

然而,多數人反對再搬遷上山,兩部落之間攻訐不斷,排山倒海的壓力與反對聲浪接踵而來,學校再度陷入危機。伍校長妥協讓步、堅持、關懷、說明,最後終於度過了第三度遷校時,發生了家長聯合罷課三天的風波。1

「原住民族的教育,的的確確是另類教育。」伍校長認為八八風災,並沒有很悲情。在戶外搭起了塑膠棚下的木桌開會,大家不斷埋頭討論的,是未來的原住民教育,該怎麼走?「放下那些要流浪到哪裡?我們的災民每天抗議,學校有沒有補助?我都不理會,把心安靜下來,一直在思考學校未來的願景是什麼?課程方向、內容是什麼?我們原住民族的教育哲學觀念是什麼?」2伍校長在簡陋的棚架下,在兵荒馬亂中,排除一切干擾橫難,堅持往未來的理想大步前進。

一場天災,映照出台灣民間的熱情,各地無論遠近、不分身分地位,出錢出力,全面呵護照顧受難者。從顯貴名流的關懷、光泉鮮奶長期的免費供應,一直到送甜甜圈的不知名攤販阿伯——校長細數每一個恩典,將說不盡的感激,所有的協助單位與個人名單,記錄在《站在破口中:泰武國小八八風災重建文集》,讓大家看見泰武國小曾經走過的坎坷,也要一代一代的孩子們不要忘記這些恩情。

莫拉克颱風一手摧毀了泰武國小,但卻有另一隻手,始終在守護疼惜著泰武國小。《站在破口中》的序言裡寫著,「八八風災為學校帶來了破口,若不防堵與醫治,瓦解的是信心。所幸我們一直都知道:要歡喜站在破口之中,因為這裡是最接近上帝與祝福的地方。」3

從根救起——自己的孩子自己救

「為什麼要推原住民族學校?當一個原住民的孩子,來到他自己生長部落的學校讀書,一樣在學數學的時候,學到自己的文化;在學國語自然的知識時,也一樣知道自己的文化是什麼。任何學科活動或遊戲的過程中,他都應該學習到他自己的文化。」伍校長有感於原住民孩子來到學校,反而是去把自己的文化給磨滅掉,學不到自己文化的傳承。「在任內給學校留下一種精神、一種文化、一套制度、一批好老師,是我當校長以來的出發點和目標。」伍校長對於自己工作的努力方向,有清楚的想法,「若能做到,我認為是做校長最大的成功,也是給學校及教育工作最好的回報。」

暑期全族語學校(二年七月開始)

「操場上,報信的狼煙裊裊升起,小朋友一一過火淨身,並且約定,在排灣學校上課的十天之內,禁止說華語。」二○一○年七月,風災後的第十一個月,暑假民族學校就開辦了!之後,每年七月回到山上的佳興校區,辦理一年中的第三個學期:「全族語假日學校」。用母語向耆老們學習編織、種地瓜小米、釀酒、找食物、設陷阱、搭獵寮、砌石埠、砍柴的技能與妙用、每天去田裡耕作,「讓小朋友能接觸屬於原住民的山林知識、文學、科學,找回排灣族的靈魂。」

二○一○年七月在中繼校區,排灣族耆老及族語老師,大家全天候的住在一起,九點孩子睡了以後,就開始備課到凌晨兩點;一早就起來上山備料,為孩子帶來不一樣的學校生活。學校專任老師從旁協助耆老備課,錄影、拍照、寫觀察紀錄、寫教案。「教學影像以後會做成電子書,照片用來轉為課本教材。」伍校長的規劃中,泰武國小擁有自己研發的課本和教師手冊,這些課程都經過兩年的試行與修正,「出版教材只是為了確保換了校長、換了老師,孩子還是可以上到這樣的課程」。

至於評量的方式,校長說,「評量對孩子太簡單了⋯⋯老人家都不會罵你笨,就一直重複教你做,做到會了,就說:喔你會了!所以打成績都是一百分。」

老師的工作,是將傳統文化和現代知識做連結:例如傳統渡河的教學,「耆老帶著孩子到河邊渡河,你們要選寬的地方?還是窄的地方過河?」幾乎百分之九十的孩子都選擇窄的地方渡河,耆老要孩子走一遍,孩子發現水流很急,應該要從河面寬的地方過。

晚上老師備課,就發現耆老其實要教流速的概念,於是轉換成課本教材。耆老揹孩子、揹石頭、拿拐杖、大家手拉手,屬於渡河技巧。老師知道那樣做是為了要增加重量以減少河水的沖力等等,老師利用專業,做課程的活化。這樣的課程回到了教室,老師就設計人偶,一隻很容易倒,很多隻就很穩來說明流速的概念。

「過去的智慧,加上現代的元素,成為面對未來的能力,」伍校長說:「看著孩子在第三天終於開口說母語,聽著他們在結業式說『很想再玩』,我知道我們跨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沉浸式排灣族語幼兒園(二一二年八月開始)

二○一二年八月一日,在永久校區開辦了一個二至六歲沉浸式排灣族語幼兒園,「小朋友都很會講族語,從小學認國字符號又學羅馬拼音,能力反而是加成的。」伍校長的辦學經驗是,「實踐民族教育,從幼兒園開始最好,一點阻力都沒有,而且效果好得不得了!」課程教十七種植物,一年到頭都是開心農場。像是如何種樹薯,如何照顧長大,如何挖出來,如何洗、去皮、削片、曬乾、磨粉,做成傳統食物—— 包肉的湯圓;孩子把樹薯拿來做上色紙黏土,除了從老人家那裡獲取傳統文化知識,老人也獲得了現代的知識。

課程設計希望透過老幼共學,讓老人家的加入,能撐住一個排灣語的環境,「只有老人家才有這樣的能力,很多老人家進來,我們就被迫要用排灣語交談,孩子也有了學習的環境。」在地本位的民族教育,尤其在幼兒園推行農耕生活,作經驗傳承。原住民語沒有文字,所以使用羅馬拼音去記錄語言,幼兒園的教室布置或教材,都是國字和羅馬拼音的排灣語並用。由於沒有文字,所以符號變得很重要,孩子接受很多的符號訓練,進入一年級時,對符號的感受力就會比較強。

在一段影片裡,一個小女孩一面採著花,一面自然地用排灣族語回話,「一個念了八個月的排灣族小女孩,已經可以自若地用排灣族語回答老師的問題」,這孩子的父母和祖父母都是不說排灣族語的。

課程革新:民族教育+國際教育(二一四年八月開始)

「屏東縣原住民族課程發展中心」於二○一四年八月啟動了。由於曹啟鴻縣長的政治承諾,在九年任期內不裁併任何學校,學生人數很少的泰武國小,才得以生存至今。原住民族會議,鍾佳濱副縣長是主席,對原住民非常友善,在原住民族教育上有很大的貢獻,伍校長感謝地說:「幼兒園可以有很多原住民進來,就是因為鍾副縣長開大門。」

「民族教育」校本課程包括:

文學課程—— 傳說故事;

社會課程—— 親屬關係、階級制度、祭典儀式、經濟產業、生命禮俗、部落歷史、社會規範、族群關係;

自然課程—— 部落昆蟲、部落植物、部落動物、傳統食物的保存、石板屋、耕種知識、部落地形、科學智慧、狩獵知識;

藝術課程—— 舞蹈、圖騰紋樣、紋手、服飾串珠、編織、陶壺、植物染布、琉璃珠頭飾、草編、木雕、刺繡;

傳統體育課程—— 跑步、打陀螺、童玩、丟石頭比賽、負重、角力、搗米、刺球、登山、射箭、製作捕獸器、渡河、手紋、漁撈;

傳統美食課程——小芋頭、地瓜點心、南瓜點心、烤山豬肉、奇拿富(cemavu)、阿歪(emavay)。

「一位支援班的孩子,送鑑輔會鑑定智商只有七十,數學完全不會,國字十個有九個錯字,其中一個是顛倒字,」伍校長講起這位原住民的孩子,流露出滿意的神情,「可是在校本課程裡,他找到了學習的樂趣和學習的方法,所以在學習遷移的時候,英文學得特別好;母語是他的強項,在國語數學裡無法找到成就感,但他在校本課程裡,則建立了自己的自信。」

「國際教育」包括:

歌謠—— 原住民歌謠、恆春歌謠、閩南客家童謠、日本演歌、太鼓、歐洲土風舞、古典樂、非洲鼓、爵士鼓、美洲百老匯;

光電—— 泰武國小光電板、光電城市高雄、台灣的光電設備、太陽能動力車、風扇、馬達、綠色能源總類、台灣的綠色能源應用、太陽能應用科學、校園溼度溫度照度的設計、丹麥德國綠生活、台灣的核能發電、車諾比福島核災;

雕刻—— 原住民木雕、台灣三義木雕、朱銘石雕、東南亞雕刻、歐洲皮雕、魁北克冰雕、美洲石雕;

咖啡—— 大武山泰武咖啡、台灣古坑咖啡、美洲牙買加藍山、東南亞印尼曼特寧、非洲肯亞咖啡、磨製咖啡豆、行銷咖啡、一日咖啡店長、有機農業、公平交易;

登山—— 排灣族聖山、台灣五岳、日本富士山、尼泊爾喜馬拉雅山、歐洲阿爾卑斯山、非洲吉力馬札羅山、台灣的國家公園、美國的國家森林、無痕森林、生物多樣性、野外求生、傳統領域議題、旅行規劃。

泰武國小每年春天要去攀登排灣族的聖山——北大武山。老師及家長帶著所有的畢業生登頂,五年級則停留在檜谷區,登頂要留到六年級時再好好體會。孩子站在三○九二公尺的山頂看世界,唱歌給山神聽,請祖靈保佑部落平安;男生也會跳勇士舞,告訴祖靈他們的腿還健壯,會認得這一條回家的路。「很多人很愛我們,要送我們五、六千元的雨衣、防風衣、羽絨衣、高級的登山鞋⋯⋯我都婉拒了,不要送到最後,我們都不會爬山了。」伍校長笑呵呵地說。孩子們穿著雨鞋、膠鞋,有的還打赤腳,用最原始最自然的方式去登山。

客家人廖賢德說:「帶把佩刀、一個背簍、火柴、米⋯⋯他們穿著雨鞋,還有一個老人家打赤腳⋯⋯我們這些登山者,揹著很重裝備,好像很強的樣子,其實錯了,簡單就好。」當年他在奇萊山迷路被原住民獵人救出,從此成為文史工作者,四十餘年都留在山中蒐集部落的部落史。4下學期一開學,學校就會進行一系列的山野訓練課程;不僅如此,泰武國小每個班級都有一個北大武山的名字,Tepuk(山頂)、Tjurumkamukav(山中央)、Tjumarupaljing(山腰)等,「象徵著我們有如北大武山的堅毅及強壯」。

國際教育在泰武國小的定義是:一,把自己的文化推到國際舞台;二,從自己的文化為出發點,去和國際文化做連結。像是歌謠在民族課程裡,一年級有一年級要去認識的歌謠,六年級有結婚的歌謠等等。橫向連結到國際教育時,就是從排灣族的歌謠,連結到其他族群的歌謠、世界的歌謠。

校園裡除了傳統文化元素之外,也打造了「英語村」環境,讓孩子練習外語、學習國際禮儀與文化、培養公民素養,「不是為了要出國,而是當孩子有機會與外國人接觸時,能夠自然大方地介紹自己的文化」。駐校外國友人Alex時常為學校舉辦國際交流,常常在自己的臉書上寫下泰武國小的各種活動,與外國朋友分享,並且邀請維也納合唱團到校演唱交流,還請到法國鋼琴家穆勒(Muller)、英國國王歌手合唱團來校,「讓泰武的孩子,張開眼睛看見世界的美。」Alex的到來,完成伍校長心裡的一個夢想。

第一所自己編課本的學校(二一四年二月開始)

泰武國小是全台灣的實驗學校中,唯一整體規劃、自己動手編正式課本的學校。「我們必須想辦法研發出適合原住民族學生的課程和教材,讓他們用最熟悉、最親近自身文化背景的方式來學習。」很多來參訪的原民學校,都喊說回去要做實驗學校,但是伍校長問,「如果你的課本教材都和一般學校用的是一樣時,請問你是什麼實驗學校?」伍校長認為可以一邊做實驗教學的同時,一邊開發出教材,但是普遍學校都沒有這個觀念。當大家還缺乏想像、裹足不前的時候,伍校長卻已經毫不遲疑地穿梭在風雨中,編出了自己的民族課本。

用半年時間完成四冊一、二年級數學課本和教師手冊,現在正在進行國語課本的編寫。他們在跟時間競賽,計畫以五年、四個人力配置,去完成國、英、數、自四科的教科書。連教育部國教院來參訪,都覺得不可思議,光憑一間學校就可以做國家在做的事情。「在人力配置上,因為沒有人要來編,所以只好調用學校的三位老師進來。實在招不到人,就只好二招、三招、四招,全都是大專畢業學生,只好招進來畫圖,就這麼一點點人力。」

在別人看來不可能的條件下,伍校長看見了可能性,並且劍及履及。這套教材,將以屏東縣政府名義出版,提供給排灣族的學校,作為實驗學校的教材依據。

「原住民的文化,不用特別去上民族教育課,在上國語數學的時候,就已經很自然的浸潤在裡面了」。一年級的數學課本第一單元「認識零」,活動三是要畫著一隻山豬盤子裡有三根香蕉,旁邊有隻猴子。當猴子拿走一根,剩下兩根,山豬笑了,當猴子全部拿走,剩下零根的時候,山豬眼睛都笑瞇了,嘴也笑開了,「這就是原住民,我們喜歡給。」

伍校長認為不需要弄一個民族教育課,她認為教育不是這個樣子的,「教育是涵養的,像是學數學的過程中,老師都不需要去跟孩子說教,看到圖那樣畫,就耳濡目染知道,原來把東西分給別人,是多麼開心的一件事情。」校長希望孩子透過這樣的方式去學習。

「從自身族群的傳統文化脈絡來生產現代知識,這樣的課本會真正貼近部落孩子們的生活和文化。」伍校長認為原住民的孩子,用他們陌生的文化去學習現代知識,會不利於學習成效,「我們希望當孩子帶著課本回家時,也能夠讓爸媽和vuvu(祖父母)一起共同參與孩子學習的過程,讓家長vuvu們也能帶給孩子更多文化上的連結和學習。」伍校長認為,學校應該成為真正服務該地區、該族群、該社區孩子的一個教育中心。

另外,推動原住民教育很重要的師資問題,伍校長認為,「原住民族教育的推動,師資為先;從現今制度辦法來看,教育主管單位,若是未能針對任教於原住民族學校的教師另訂考用辦法,則民族教育的落實將遙遙無期。」

兼顧主流社會對學生成績的要求

風災後的第八個月,泰武國小就已經開始走民族教育校本課程,伍校長說:「監控追蹤學生的學習進步情形,非常重要!因為學生成績會成為社區家長、外界社會大眾對我們最大的質疑!」在面對大環境不理解與質疑的時候,「明明知道很多東西要慢慢來,很辛苦的是,我們不斷地帶著孩子把根扎深、把夢做大,也不斷地要回應社會對我們的期待。」

不像體制外學校可以拋開社會主流價值的檢視,身為體制內學校校長的伍麗華,必須辛苦地符應主流社會的價值衡量方式,同時不放棄對於理想教育的追尋,「要高喊理想哲學,也要顧及柴米油鹽,因為這是減少阻力最好的辦法,我們知道這不是目的,但是會一直監控學生的學習。」例如,閱讀識字量、閱讀理解力、國英數、教育部測驗系統的成績,「九十九學年度到現在,沒有一年是往後倒退的,每一年都在上升。」

伍校長選擇市場佔有率最高的康軒教材,教學單元教學目標跟著康軒走,為了確保在月考時,能跟他校用同一本考試卷進行評量。但是,教學內容則改成排灣族自己的方式去編。伍校長想要嘗試,「原住民的孩子透過文化,透過他生活經驗熟知的東西去學習數學的時候,能不能比他原來用外面的文化去學數學的成效來得好?」一、二年級教材一編完,就同步使用,不再買數學課本。

從九十九學年度起,過去在縣內語文競賽總是敬陪末座的泰武國小,連續每年囊括各項的第一名:連續三年蟬聯屏東縣英語讀者劇場第一名,其他如鵝媽媽說故事戲劇競賽全縣第二名、《天下雜誌》圖文創作比賽評審特別推薦獎,寫作競賽全縣第二名;相聲比賽全縣第一名、創意積木全縣第三、兩岸四地科技大賽銅牌……「到校的孩子們,一個個進入圖書館,熟悉地從架上拿書,找到自己習慣的位置,或坐或躺,安靜、適意的沉浸在書海。」伍校長在個人臉書上描述著,每個學生到學校的第一個習慣,就是先進入圖書館開始閱讀。

伍校長說:「長期以來,國家課程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沒有讓我們原住民文化的知識內容,進入我們的課程裡,害得我們住在台灣的人,都不認識我們這群同胞。所以,十二年課綱,要想辦法盡量把原住民的內容放進去。」

泰武國小得到教育部閱讀磐石獎、國小及幼兒園獲得兩個教學卓越金質獎,「這樣的肯定,讓我們更加確認,我們是有能力,讓我們的台灣,呈現一個不一樣的學校教育,讓世界看到,台灣的原住民教育,有他的教育哲學,有他的教育內容,有他的教育方法」。

把根扎深,把夢做大

「作為原住民族小學,泰武國小是部落發展的命脈,正因我們銜著重大使命,在基礎課程之外,『民族教育』是泰武國小最重要的工作。還記得兩年前,我帶著發展民族課程的美夢,踏上泰武的土地,經過風災的洗禮,這個夢想沒有改變,反而更加堅定,也尋找到更多可能性。」伍校長在重建文集裡寫著。原來,兩年的流離失所,使伍校長得以重新思索,並且試驗各種可能,「經過兩年的摸索,泰武國小永久校區的規劃和目標,才能如此明確。」

伍校長曾經是「原住民族基本法」的推動委員,「雖然法律位階是高的,但卻沒有人把它當一回事;同樣的,原住民族教育法,也沒有人把它當一回事。」原住民族教育法中,提到要做一個原住民族教育體系,但沒有人做,伍校長就自己出來當火車頭,一直朝這個方向前進。泰武國小的民族教育以及全母語幼兒園的成功經驗,帶動了全國各地的推展;同時,教育部也非常肯定,開始投入推動各縣市原住民教育發展中心。

六個年頭過去,泰武國小如今已經在新校區穩定茁壯四年了。伍校長如今又有了新的構想,她想帶著泰武國小的成功經驗,到其他學校去實現,證明不是只有泰武國小得天獨厚。這套教材開發出來,是為了排灣族的學校都可以使用,大家都可以成功,也需要大家一起推動展開。二○一五年八月一日,伍校長調到了三地門的地磨兒國小,並且在五二○的總統就職典禮上,由地磨兒的小朋友獻唱國歌。第一次,台灣人民聽到了展現多元聲音的國歌。

伍校長笑笑說,讀完碩士將近二十年,一直覺得夠用。如今為了讓原住民族教育走得更清楚穩健,不得已必須再去讀書,希望把原住民知識體系建立起來,「退休前最後一步,我去博士班要完成的是,提出原住民族的教育哲學、方法、內容,到底是什麼。」她準備再沉潛幾年,把自己裝備得更堅實。

伍校長的心裡有一個願望,「我希望每個孩子都能夠透過教育完整自己,我希望每個孩子都能擁有屬於他的課程,我希望每個孩子在課程中找到自己。我們的教育,沒有提供給原住民孩子這樣的機會。」一○四學年度,屏東縣的原住民學校將採用原住民族課程中心的課本—— 排灣族本位數學教材,並將陸續推及國語、自然、英文等等。伍校長走在圓夢的路上,「很多的事,並不是一定可以成功才值得去做。」

有原住民族政策的國家經常來訪,美、加、紐、澳、日、馬,日本人讚賞之餘還想挖角校長;中國大陸的來訪最多最頻繁,國內參訪團體也絡繹不絕。沒有多餘的人力,校長必須一一親自接待,只有在下班之後的晚上,校長才有時間坐在自己的辦公桌,開始工作。

「一個原住民部落的學校,我們對孩子來學校的想像應該是:這一間部落的學校,他的老師站在台上,能用他們的語言,或者隨時用國語、英語、自己的族語,自由自在的上課,這樣的一個台灣,才是最美的一種畫面!」沒有時間細數走過的坎坷,沒有空間留給怨艾憂煩,伍校長的目光,始終堅定地遙望遠方的北大武山;築夢的腳步,不曾停下。風災後第一年登北大武山時,伍校長寫下大家曾許過的願望:「即使到平地求學,我們還會再回來,不會忘記自己長大的土地。」

來自北大武山堅毅強壯的力量,源源不斷地支撐著伍校長。於是,一抹微笑,永遠掛在伍校長的臉上,因為心裡有一個夢。

 

本文摘自大塊文化《台灣教育的另一片天空:20年民間實驗教育的里程碑》

 

【更多訊息請上《大塊文化》官網;《大塊文化》粉絲團】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聽!泰武國小 把根扎深,把夢做大!來自北大武山堅毅強壯的力量:原住民族學校的民族教育先鋒... 泰武古謠傳唱文化札根 屏縣查馬克.法拉屋樂榮獲師鐸獎 旗艦歷史劇《傀儡花》首波人物公布!温貞菱搭檔法比歐,導演曹瑞原:要讓年輕人看見美麗的台灣... 找到校園的靈魂校園美感再造微電影發表 他知道傳藝金曲獎的新聲代! 誰說防疫只能窩在家?台灣10個超夯景點推薦 免口罩也能遠離疫情放鬆嗨玩! 2019「LUCfest 貴人散步音樂節」茄子蛋邀請樂迷嗨翻古都! 屏東縣第21座「愛的書庫」牡丹國中揭牌儀式 屏東第21座「愛的書庫」 牡丹國中揭牌 下一道建築國際星光:曾柏庭 金庸小說都讀完了我還不知道,原來裡面不但包含了中國歷史,還有更多我們不知道的事,實在是太佩服!!! 樹林興仁花園夜市-北台灣最大夜市,排隊小吃超多、好吃又好玩,不悶熱、不怕下雨,乾淨、衛生、環保的好逛夜市 樂興之時「2015草地音樂會」藝術下鄉北中南草地帶來好聽音樂! 電子、女孩、唱英文 被選去參加Glastonbury的樂人果真如此 北國迷人生生不息音樂風情 不可錯過北歐好聽古典音樂推薦 看團、抽獎、換CD 全部都在周末的臺大音樂節啦! 馬世芳的披頭八講筆記:內爆、分裂、漸行漸遠(1968) 魔力紅消暑新單曲MV出爐 亞當超清涼背面全裸入鏡 打造一整天古典音樂氛圍 從清晨到深夜九首古典情境音樂推薦 衛報精選 2015年至今的最佳專輯名單 2015台灣國際豎琴節「豎光乍現」系列演出 各國豎琴名家齊聚一堂 音 樂興之時「2015草地音樂會」藝術下鄉北中南草地帶來好聽音樂! 電子、女孩、唱英文 被選去參加Glastonbury的樂人果真如此 北國迷人生生不息音樂風情 不可錯過北歐好聽古典音樂推薦 看團、抽獎、換CD 全部都在周末的臺大音樂節啦! 馬世芳的披頭八講筆記:內爆、分裂、漸行漸遠(1968) 魔力紅消暑新單曲MV出爐 亞當超清涼背面全裸入鏡 打造一整天古典音樂氛圍 從清晨到深夜九首古典情境音樂推薦 衛報精選 2015年至今的最佳專輯名單 2015台灣國際豎琴節「豎光乍現」系列演出 各國豎琴名家齊聚一堂 音 樂興之時「2015草地音樂會」藝術下鄉北中南草地帶來好聽音樂! 電子、女孩、唱英文 被選去參加Glastonbury的樂人果真如此 北國迷人生生不息音樂風情 不可錯過北歐好聽古典音樂推薦 看團、抽獎、換CD 全部都在周末的臺大音樂節啦! 馬世芳的披頭八講筆記:內爆、分裂、漸行漸遠(1968) 魔力紅消暑新單曲MV出爐 亞當超清涼背面全裸入鏡 打造一整天古典音樂氛圍 從清晨到深夜九首古典情境音樂推薦 衛報精選 2015年至今的最佳專輯名單 2015台灣國際豎琴節「豎光乍現」系列演出 各國豎琴名家齊聚一堂 音 鄧福如推新作 金曲陣容齊力打造 樂興之時「2015草地音樂會」藝術下鄉北中南草地帶來好聽音樂! 電子、女孩、唱英文 被選去參加Glastonbury的樂人果真如此 北國迷人生生不息音樂風情 不可錯過北歐好聽古典音樂推薦 看團、抽獎、換CD 全部都在周末的臺大音樂節啦! 馬世芳的披頭八講筆記:內爆、分裂、漸行漸遠(1968) 魔力紅消暑新單曲MV出爐 亞當超清涼背面全裸入鏡 打造一整天古典音樂氛圍 從清晨到深夜九首古典情境音樂推薦 衛報精選 2015年至今的最佳專輯名單 2015台灣國際豎琴節「豎光乍現」系 【鍾肇政文學獎/報導文學類】 移民家族血淚歷程 小心!到處都是抓狂的恐龍...【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 6月6日 震撼登場 花絮搶先看! 【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彼特巴寇特篇 6月6日 IMAX同步震撼登場
大家都在看
快新聞/ 中油公布590組中獎發... 玄彬&朴敘俊&孔劉變大胖子!全網... 快新聞/馬英九「挺中天卻停年代」... 兩年罰千萬!中天新聞台會不會被撤... "該拿的財產都拿了" 董至成直播... 《半是蜜糖半是傷》白鹿減肥技巧!... 愛鳳12用台積電晶片效能佳 中芯... 颱風「沙德爾」生成 週三留意局部... 「台南人」曾沛慈主持《食尚玩家》...

首頁 勵志感人 把根扎深,把夢做大!來自北大武山堅毅強壯的力量:原住民族學校的民族教育先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