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勵志感人 用微笑改變印度的志工行,承諾的可怕是成為一個不負責任的自己

分享
文章

用微笑改變印度的志工行,承諾的可怕是成為一個不負責任的自己

【聖約翰科技大學電機工程系  郭劭瑋】
服務國家:印度Kerala
Love 印 your life 印度國際志工行
       來自不同地方所聚集的一群人,在籌備期間,總因為大家的有空的時間不同,無法全部到齊,也因此讓我們的進度嚴重落後,不管是在物資籌募、教案準備,甚至是團隊默契都不甚理想,起初,我們都為了進度問題而傷腦筋,一直到培訓期間,進度才慢慢補回來,但我們卻開始害怕,我們所害怕的是所謂的,未知,儘管做了多少準備,卻總是覺得還少了些什麼,我們彼此沉浸在一種刻板印象的圈圈裡頭,高危險的疾病、乾旱缺水的環境、物資缺乏的落後、無法溝通的語言,我自己必須強迫我自己像張白紙一樣,將自己的所有思維重新歸零,希望自己可以吸收更多不同的事物,當大家準備出發時,是興奮、期待、緊張、害怕,我自己則是充滿好奇,對一切的一切,想知道當地的文化、食物、服務的需求,籌備的疲憊,也給自己在飛機上休息的理由,為這趟未知的旅程加油,離開了熟悉的小島、那片熟悉的海,台灣。
       每個國家都有屬於它的味道,一片未知的大陸,印度,在前往機構的路上,濕濕的、青草的、泥土的、焚燒的,所有味道夾雜在一塊,車子越開越遠,心中明白,這裡是一個新的世界;到了機構,寧靜也灑滿了整個夜,修女們在門口熱情的迎接我們的到來,Peace home,在印度服務及暫居的機構,當我們把行囊安頓之後,我們就趕緊進去洗澡準備睡覺,雖然,籌備時已經知道洗澡的水都是冷的,但在當下還是沒有辦法習慣,總是怕冰洗很久,也總是希望自己快點適應這種戰鬥澡,很快的,閉上雙眼,期待接下來的一切。

       一大早,我們六點多就要起床準備吃早餐,當我們碰到早餐的那一刻,開始好奇那種咖啡色的醬料是咖哩嗎?眼前的食物大多都是黃色系為主,也有看起來像是餅皮的食物,最神奇的是,傳說中的蒸香蕉,我們開始融入他們,用手去用餐,把每一樣食物都試過一遍,才了解那些東西很像咖哩又不像我們在台灣所吃的咖哩,而蒸香蕉味道就像是發酵的酒,讓自己開始喜歡上這種特別;在用完餐後就開始接觸Peace home的住民,幫助他們吃飯、打掃、洗衣服、洗澡,每次餵他們吃飯前都必須要把自己的手洗乾淨,一開始,我發現自己好像沒那麼有天份,不太會餵,總是讓他們等很久才能吃飯,自己也一直很努力地找到可以更快的方法,那裡的修女也很會很熱情的告訴我們方法,第一天,所有事情的第一次,我們總是跟隨著修女的指示去幫忙他們,用自己不是很好的英文,試著去跟他們溝通,但他們主要的語言還是印度語,所以有時候也只有簡單的英文,才能彼此溝通,也透過很多溝通才會了解到,原來在印度,一天中,10點有Tea time,4點也有Tea time,甚至我們跟著他們做飯前禱告,我們慢慢地試著融入他們的生活,這一切的步調,要比台灣緩慢很多,讓我將自己的思緒沉澱下來,想想自己來這裡跟我在培訓期間所思考的是否一樣,是否堅定自己的信念。

       在學校的時候,我擔任服務學習TA一職,我服務過很多不同的對象,偏遠地區服務、社區服務、帶動中小學、老人安養、特殊障礙人士、街友、單親媽媽,我曾經在尋找服務的意義,從中學習到的東西又是如何,我聽到了很多很多的故事,在培訓期間,我也從「貧民百萬富翁」的電影中了解,每件事都會有它的意義,不到最後一刻你永遠也不知道它所帶給你的是什麼,我想,我在找服務最單純的感動,也許他們帶給我快樂,告訴了我很多生活該有的態度以及經驗,但我更想知道我可以帶給他們什麼,把屬於我的更多更多都帶給他們;雖然我在專書導讀的時候沒有分享到,但我還是會告訴其他人一句話,「讓高牆倒下吧」中的德雷莎修女說過一句話,讓我一直重複看了好幾遍,但我一開始總是不太懂,甚至連作者李家同也不太了解,「一顆純潔的心,會自由地給,自由地愛,直到它受到創傷」,我意會了很久才開始了解他的意思,我自己給他下了一個註解,雖然到現在我還不確定是不是正確答案,也許這永遠也不會有個正確答案,當自己付出自己的全心全力時,但時間在走,終究會有生離死別,我不確定我在每個服務後是否還有機會再回到那個機構,也不敢給任何人承諾,但我還是會盡我自己所能完成每件事,因為我相信,將自己的真心交給別人時,別人也會將真心交還給自己,但令人膽怯的是,也許自己可以離開分離的陰霾,走到下一個人生的站牌,但我所真心對待的人們,他們能嗎?我一直一直帶著疑問去了印度。承諾,可怕的不是使人等待,可怕的是成為一個不負責任的自己。
       剛開始到印度的前幾天,剛好很幸運地遇到他們的節日,在當地,只要任何宗教有節日,全國上上下下都會放假,所以我們去參訪伊斯蘭教的宗教節日,我們去看了當地的大象,也試了他們所發下來的食物,最特別的是,當地人看到我們,都非常之熱情,我們也用簡單的英文跟他們聊天,在他們眼中,我們對他們來說,是很特別的一群外國人吧,這對我們來說也很特別,這是我們第一次到機構以外的地方走走,也許他們的熱情也影響了我們,讓我們用雙倍的熱情回應他們,小小的一件事,也許在我們的心中種下了熱情的種子,正在慢慢發芽。

       在幾天下來,Peace home的服務也逐漸上手,在這期間,也認識了不少當地的志工,以及其他國家來的志工,我們也開始學習當地的語言,也教他們說我們的語言,彼此互相學習,試著讓彼此的默契變好;同時,我們也往新的機構去,Grace home,愛滋病小朋友的天堂,剛開始我們會有點擔心與他們的接觸,所以總是對他們有所防備,但慢慢的,越來越喜歡他們的天真可愛,甚至也逐漸忘記他們有愛滋病這回事,他們很喜歡有人陪著他們,而對我們來說,課程反而開始慢慢的變得不是我們的重心,重要的是陪伴的過程,當我們要離開的時候,走的好遠好遠,而路的盡頭還聽得道迴響的聲音,DaDa,拜拜,直到看不見我的身影。


       在培訓期間,我們不斷增加、修正我們的教案,一直害怕我們所準備的教案不夠,或者是不符合機構的需求,因為大家都會怕到當地之後資源不夠,而沒有辦法再做多餘的準備,所以我們一直在思考有什麼東西可以讓當地住民和小朋友學到什麼,在對於不知道當地實際情況下,其實我們對於機構需求非常迷惘,有時候只能依靠機構所開給我們的需求執行,但卻不大了解當地環境及教育程度到底如何,雖然專書導讀讓我們更靠近印度了,但對於我們沒有親身體會過卻深感恐懼,有時候,自己總在思考,這些東西,真的是他們所需要的嗎?我曾經去過八里的樂山療養院,那時的我還懵懵懂懂的,總對樂山服務的內容覺得空洞,每次都在想,難道每一次去只能跳舞、畫畫、演戲、玩遊戲嗎?也許可以在設計更多不一樣的東西,但這些想法在我經歷過一次又一次的樂山服務後,漸漸拋開創新的想法了,有些人在一開始接觸到精神、身體障礙的患者,也許會感到害怕,但我可不同,我反而更想去了解他們,想知道他們的內心所想的是什麼,所以我自己也開始在肢體語言、心理學的部分做研究,只是希望自己可以更了解人們心中最真的想法。
       我們漸漸習慣Peace home與Grace home之間的往返與服務,開始對住民也有些了解,甚至會用簡單的印度話Sup labden(早安)、Sup yadly(晚安)做問候,也開始知道他們的名字;有一個年紀跟我們相近的人,Abee,他是一個雙腳不便,在溝通上也有一些障礙的住民,每當我們在摺衣服的時候,他也會很熱情的幫忙摺,我對他開始充滿好奇,所以有時候都會特別去看看他平時都在做些什麼,在他的床邊,很多小東西,手錶、特別的飾品、書之類的,有時候他會把我拉過去,叫我教他寫英文單字,告訴他那些單字的意思,我常常邊寫著這些單字,邊做動作,Apple,A red fruit,一邊做出咬蘋果的動作,Cat,A animal,發出喵喵叫的聲音,我想要把自己的開心傳達給他;他很注重自己的外表,每天早上都會叫我幫他繫上皮帶、戴上手錶、幫他穿上特殊的鞋子,他在自己吃完早餐後,也會告訴我們,有誰可能需要我們的幫忙,有時候還多虧他,我們才可以更接近每個住民心中所想的,而住民們也把我們當成家人一般,漸漸的,我們彼此互相需要和陪伴。
       在出發印度前,我們參加了服務學習的基礎訓練及特殊訓練,在某個課程中,我們看到了一部志工的紀錄片,那個團隊把籌備、過程、體驗、反思都記錄在裡頭,當下、我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所要表達的意思,我們覺得,如果我們這次去印度也要做成這種影片,所以初次接觸影片製作、拍攝的我,想要挑戰看看,不過,在這之中,我自己也詢問了不少對這方面專業的人,雖然自己知道自己能力不夠,但還是自己嘗試著去做,而我的夥伴也想要去努力的拍攝,把點點滴滴都記錄下來。
       某一天早上,我們還是照常Peace home的餵食,突然間,有個我不認識的志工,拿著相機對著我,捕捉我餵食住民的畫面,而原本在夥伴手上要為住民的食物,也瞬間被那些不認識的志工給搶走,那些志工架著DV、相機,不停的錄製這些餵食畫面,甚至到了住民的洗澡時間,他們也想要拍攝,但後來被機構的修女阻止了,我們到最後才知道,他們是一群當地學生,希望可以錄製給Peace home影片,藉由影片招攬更多的當地志工前來幫忙,但引起我們很多不滿,也許是我們站的角度不同吧,所以想法也不一樣,但自己已經把住民當成一家人了,當如果有人把食物弄到家人滿臉都是的時候,自己沒辦法接受,更何況是把關懷建立在攝影上;在這次的事件中,也讓我們回過頭來想想自己曾經要拍的紀錄片,我們開始轉換自己的方向,不去強求影片應該要有什麼樣的內容,而是把我們陪伴中最真實最親近的一面給拍下來,我從這之中學習到一件事,攝影,捕捉最美的畫面,是在最真實最真情流露的每一刻。
       離來到印度過了快四、五天,我們才去到了第三個機構,Mercy home,梅西之家,這裡的孩子在精神及學習方面有些許障礙,這裡也帶給了我們很多挫折,我們在語言上完全沒有辦法溝通,對於較困難的教案,我們幾乎都只能靠著我們自己的手去幫他們完成,甚至連帶動跳,我們可能都需要牽著他們的手才能完成,在這次挫折後,我們也開始改變原本教案的教學方式,調整成較適合他們的模式,在往後的教學也讓我們順手了很多,甚至有些人用國語、台語,他們也都聽得懂,當我們開心,他們也跟著開心,我們很多時候,都靠著示範的動作,讓他們更了解,我們需要做的是什麼,這也讓我們開始不依賴英文,也勇敢去面對每個人跟自己的互動,在這裡,不需要語言,需要的是,一個微笑。
       在印度快一個禮拜,我們也習慣了雨天的氣候,也許它在台灣就像是颱風來了,動不動就颳起大風大雨,但我們還是照常前往Grace home,每次去之前也會把自己的傷口包紮起來,以防萬一,每次到機構,小朋友依然熱情不減,牽著我們的手進去教室,今天很多小朋友因為要去學校上課,所以人數也相對的減少,一開始的時候,由於人數還很少,我們為了避免氣氛不佳,播放了一點輕音樂,突然一時興起,我們拉著他們的手跳舞,空曠的教室,瞬間有種皇宮的感覺,王子邀請公主一起跳舞,那一刻,我很難忘記,很美的畫面;跳了一陣子後,小朋友陸陸續續的進教室,我們也開始進行我們的課程,但課程一直很難進行下去,因為總會有秩序混亂的情況,而常常會面臨到失控的窘境,我們也一直去思考應該如何面對這些失控,問自己是不是還有更好的方法?我想我們只能盡力而為。

       在我們的服務中也有文化交流的部分,我們將會住到當地青年人的家中與他們生活兩天,我們充滿了期待,但也會害怕,因為這對我們來說,是一種初體驗,在車程中,我們也一直在想像自己到底會住進什麼樣的青年家中,環境又是如何,一路上充滿了幻想;在第一組人馬出發時,心裡也越來越緊張了,有的組,走了一段路才到,有的坐著當地的嘟嘟車前往,我們,歐陽、彤彤與我,是最後一組人馬,我們等了很久,那種緊張也隨之高漲,最後,Gigi Father告訴我們,我們是最遠的青年人家,一對兄弟,十八歲、十三歲,那時我們在幻想,男生感覺就會很調皮,會不會處不來,各種的擔心在我們遇到他們時,隨之改觀,他們是一對很帥又很可愛,也很文靜的兄弟檔,Menu、Manoj,而他們的父母也非常的俏皮,有種調皮孩子的感覺;一開始,因為有Gigi Father和賈姐在,所以我們還存在著一點溝通的橋樑,但他們離開時,頓時間,就像有個惡作劇的孩子悄悄地到我們耳邊說:「接下來,你們該自己想辦法了」,然後取笑我們;我們彼此都像在身家調查一樣,姓名、年齡、興趣、國家地圖,一直都在很尷尬的氣氛下,更尷尬的是,我們很餓,卻不知道有沒有晚餐,一直到我們發現,原來他們有電腦,還用相機拍了不少照片,我們才開始化解了這種尷尬的氣氛,彼此都用不是很好的英文互相溝通,聊到最後,才發現青年人的媽媽,像是用魔法一般變出了一頓晚餐,這晚餐時間點其實讓我有一點錯愕,在台灣,凌晨十二點,我們的肚子也瞬間感覺到有一種被救贖的感覺,在用完晚餐後,我們也知道隔天大概要去哪些地方,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我們問爸爸,隔天去教堂的話大概要花多少時間,他做出走路的動作,Walk,30 min,Run,15 min,Run fast,10min,我們想了一下,那至少有四公里以上的路,那隔天就必須要提早出門,聊了一陣子,得知爸爸要早起,我們也趕緊去睡了,燈暗下來的客廳中,直到我們將門關上,一家人才肯進房就寢。


       第二天,他們一家人起的很早,家中出現了一堆親戚朋友,他們開始介紹,讓彼此互相認識,我們心中想著,快點吃完早餐要趕快去集合地點,等著等著,到剩下不到一個小時的時候才開始用早餐,我們為了怕遲到也吃的很快,但一家人好像不怎麼緊張,時間剩下十五分鐘,心想,等等要用跑的了,但後來才發現原來爸爸要開車帶我們去,只花了,五分鐘,讓我們也都鬆了一口氣;接著大家都到了,彼此介紹彼此的青年人給大家認識,就出發往各個景點,我們去了當地的歷史博物館、海灘、釣魚的地方,每到一個地方我們都很在乎我們跟青年人之間的互動,在車上,我們唱歌、彼此聊他們日常生活中的事物,也很珍惜每一刻;到了晚上,我們也從教堂走回青年人家,越走越遠,跟著新夥伴及舊夥伴道別,暮色中,一路上的房子,炊煙裊裊升起,回家的路上,多了很多很多笑聲;回到家之後,自己像是個愛玩又滿身是沙的孩子,媽媽叫我趕快去洗澡,拿了毛巾給我,洗完後,大家一起唱中文歌、唱印度歌、寫中文字、寫印度字、全家人陪媽媽一起下廚,一、二、三、四、五,Wun ner、liang ner、moon ner、la ner、unmji,吃完晚餐,我們坐在客廳裡,我們三個彼此跟不同人在做不同的事,但那種感覺很微妙,家的感覺,爸爸突然跟我們說:「This moment, I will remember to my old」,當下我們其實都有點鼻酸,我們很把握每分每秒與他們相處的時間,他們也錄製了一段「你好」的影片,希望將這部影片帶回台灣,給我們的家人和朋友,向他們打招呼,時間晚了,我們也準備要睡了,不過我們策畫著給他們的道別禮,想著想著,累了,睡著了。

       第三天一大早,我們抓緊時間寫著給他們的道別信,深怕時間不夠,我們用紙摺成信封,留下台灣的零食,離開了青年人家,前往教堂,我們跟著基督教一起做禮拜,也體驗了神聖和虔誠的感覺,心中也顯得更加堅定及安寧,我雖然不是基督教徒,但我仍然感受的到那股力量,也祈禱著自己可以藉由這股力量,讓自己將這次的服務做得更好。

       在自己的內心中,都有著最深層的自己,培訓中,與生命對話、影片欣賞,自己真的是空白的嗎?我原本以為我是,但後來我開始找到自己,在人的一生中,也許覺得每件事都微小到不足以去認真觀察,但拿起放大鏡細細品味後,才會明瞭,每件事都會有它的用途及道理存在,也許自己的個性及特色,是家庭、環境、朋友所帶給我的影響,但我還是對每件事都心存感恩,也是因為每件事,才能夠造就現在的我;在社團的路上走了很久,離開家很久,最後也才能體會到家是人最溫暖的避風港,父母離異的我,花在與家人相處的時間也必須要更多,所以在這條路上,自己也走得很辛苦,身為社團的負責人必須要把自己的心融入才能夠讓社團更好,但也必須要將首位擺在家庭身上,在這之間的平衡我學習了很久,也許它不會是完美的,但我相信,用盡我的全力就是最完美的;青年人家的感覺,是一種家庭的感覺,也許大家會說,這在台灣每天都可以,只要把握住機會,但對我來說這種機會卻幾乎是不可能的,羨慕,我閉上雙眼回到青年人家的那晚,幻想著他們是我的家人,兄弟姊妹,爸爸教著我和表哥唱歌,媽媽和姊姊教著弟弟和妹妹寫字,那一刻,夢想,也是永恆的美好。
       離開了青年人家,回到了Peace home,吃了Tea time,味道,消毒水、無味的食物,有人說這味道讓我們低迷,帶來失落,我卻對它有其他見解,是這個食物,讓我回到現實,重新讓我回到這次來印度的主要目的,服務,我回來了;住民也開始問我們這幾天去哪,他們很想念我們,我們也依然回到最初來到印度的規律生活,但不同的是,我更加明白,住民、修女、志工們,都是我們的一家人,彼此互相幫助的一家人。

       在離開台灣前,我們讓自己歸零,準備好面對離開舒適圈的這個事實,讓自己體會更多新的事物,對我們整個服務的過程充滿期待,但沒有想到的是,原本讓我們滿心期待的文化交流卻帶給我們最大的衝擊;在文化交流的這兩、三天,我們被帶回了我們原本的舒適圈,家人、吃好睡好,也可以無憂無慮地去很多地方玩,跟朋友聊天,這一切都如此美好,甚至比在台灣忙碌的步調好,但匆匆的離別,將我們活生生的抽離這個舒適圈,這一次的我們,並沒有準備好,有些人感到失落、感到難過,但後來自己也明白,這才是現實,明白我來到印度是做服務,明白我生在台灣,我是學生、父母的兒子、學弟妹眼中的學長、社團中的幹部,更多更多的一切與我環環相扣,我明白,也許印度的步調緩慢,也許印度的一切如此溫暖,但那不屬於我的地方,台灣才是,我有屬於我自己的路要走,而這條路是我自己決定的,我自己所撰寫的,獨一無二。


       回到Peace home沒多久,我們也到了第四個機構,A.D.V school,當我們踏進校園中,讓自己活像偶像明星一樣,小朋友們一群一群的目光都投射在我們身上,當我們在上課時,每個人也都踴躍發言,對每個不同課程的求知心態也都十分良好,在這群孩子中,也看見Grace home的孩子們,但他們隱藏在人群之中,默默地跟隨著其他人,深怕自己患有疾病的身份會被發現,我們也刻意裝作不認識他們;課程教學時才發現英文也很重要,這些小朋友的語言能力甚至比我們還要好,在最後一次教他們的時候,全校的同學與我們一起跳帶動跳,也發現他們的熱情的樣子,是我們所應該要學習的,也讓我們在印度的一段時間中,把我們最開心最熱情的一面都釋放出來。
       到了Mercy home與Grace home惜別的那一天,下午的時候,我們先去Mercy home帶他們跳舞,所有老師也一起跟著我們跳,雖然時間短短的,但他們開心的臉卻是我們一輩子忘不了的;到了晚上,去到Grace home,我們準備了氣球送給他們,一開始,小朋友們其實是有點失控的,我們大家都很生氣,心裡想著,這已經是最後一次了,難道帶給彼此的回憶也是糟糕的嗎?但後來,離別的氣氛也開始充斥著整間教室,小朋友也會問,我們還會再來嗎?我們不能給任何承諾,只能說我們不知道,回程的路上,我們說好了不哭泣不再回頭,DaDa(拜拜)聲不斷,越走越遠了,一股鼻酸湧上心頭,到了盡頭,我們回頭說了一聲DaDa,離開了。

       最後的一場惜別,Peace home,我們自己準備了炒飯和茶凍送給神父和修女,也帶來了一連串的表演,在表演的時候,修女們的眼眶泛淚,我們自己其實也很想哭,因為畢竟生活了快要兩個禮拜,一起工作、一起吃飯、一起打打鬧鬧,在最後我們也開了眼界,修女也會跳舞、RAP、唱歌,我們彼此互相拍照留念,一起禱告,離開印度,倒數一天。

       要離開的當天,我們送給每位住民小風車,唱歌給他們聽,我們牽著他們的手,他們也希望我們在回去後可以一直記得他們,我們有時候也會碎碎念著說:「這個傢伙吃飯吃最慢了,每次都要花很多時間」,眼眶紅紅的,心裡卻願意花自己更多的時間陪他;印象最深刻的住民,Johnny,他在我們要離開的時候,希望我們把信交給上一次來過的夥伴,並期望他的回信,但我們卻做不到,離開病房。
       承諾,為服務帶來的傷害是比我們所想像的還要來得多,有些傷害一開始可能看不出來,但隨著時間越長,傷痕也隨之越深,不管每個服務、機構,都有他所謂背後的故事,但我們卻無能為力,我們唯一能做的只有陪伴以及傾聽,用我們的真心去對待每個人,用生命影響生命。
       還記得離開前,我們看著Peace home黃昏的天空,那種感覺,不再徬徨、迷惘,有的只剩依依不捨,聲音,修女們晚上的禱告聲、住民開心的聲音、志工們與我們聊天的聲音,離別的小巴士駛進來的聲音,打斷所有聲響,我們知道我們要離開印度了,打理好的行李運上車,印象中,有位志工,阿莉西亞,他就像媽媽一樣,來替我們送行,握著她溫暖的手,就好像告訴著我們,孩子,別害怕,別害怕自己的未來,上帝會眷顧著你們的;離開了,我們離開了我們在印度的家,Peace home。

       在從印度來時,焚燒的、青草的、濕濕的味道,總有人說,印度哪有什麼味道,再從青年人家回來之後,消毒水、食物的味道,總有人說,這樣的味道不好嗎,別批評這裡的味道,但我想說的是,所有的味道沒有所謂的好與壞,這是我對印度的味道,也許我第一次來到這個地方,但這個味道是一種感覺,我憑藉著它找回我所有對它的記憶,音樂熱情的味道、食物健康的味道、生活規律的味道、大自然生命的味道、人們彼此緊緊相依的味道,它是,家的味道。

       一路上,眼皮不曾闔上,看著車外熟悉的景色,哼著這幾天依稀記得的歌曲,還記得第一天來的那陣風,期待轉為不捨,車上的一片安靜,他心裡想了很多很多,反思,有時候就算不說出來,自己也會不斷反覆的思考,這裡是人生的轉捩點,不同的生命將會起飛,回到屬於自己的國度,帶給國度不同的視野。
       到了機場,我們有準備了一些東西請Gigi Father轉交給青年人,一些台灣的零錢、紀念品,也用來謝謝他們那幾天的招待,坐上飛機後吃了印度最後的食物,隨著時間的轉換,我也寫著我自己的反思日誌,我想要說得太多太多,一路上的每個人、事、物,雖然寫不出來那種感覺,但我知道那種感覺會一直存在我心中,飛機飛遠了,我們離開了印度洋,離開了我愛的國家,印度,Kerala。
       回國的日子,八月八日,我想念我的家人,我還記得我的角色是誰,我還有很多事該做,我想把這一切分享給我身邊的每個人,我想做好我每個我該做的角色,也許我也只是單純的想,我愛我身邊的每個人,也希望自己有機會可以再回到印度的家,我默默對我自己做了個承諾,我會再回去的,將會默默的把愛付出,Kerala。
       最後,當我打開了給我自己的一封信時,我想說,這篇心得不為誰而寫,是為了自己而寫,送給當初培訓前的我,我想告訴自己,沒有什麼事做不到,只有願不願意去做,當自己快放棄的時候,相信自己吧,給自己一個前進的理由,用真心的微笑改變全世界,也許在冥冥之中就會找到自己所要的答案。


善耕雲端找公益,服務學習真Easy!

看更多文章
【更多請上公益媒合平台《善耕365公益媒合平台》官方網站;《善耕365公益媒合平台》粉絲團】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PERFECT HOME 完整服務,完美居家 據傳Facebook已解散Android Home開發團隊 傳Facebook已解散Android Home開發團隊 伊瑪爾酒店集團開始在全球範圍內尋找26歲以下「全球卓越酒店人才」 特力志工日【HOME計畫】 27個修繕服務計畫有力出力 閒置物品愛箱送有物出物 CHARLES & KEITH運用CyberSource付款管理服務提高銷售轉換 透過日常借貸行為讓世界認識你!「培根日薪」服務不只能救急,也能默默幫你建立好信用 亞馬遜將推〝到府服務〞保姆、小丑、修繕工網購到家 零距離的幸福,淚推台灣服務好!老闆加薪好不好!? 【文學VS.漫畫】我的少年時代:鄉村服務隊來了 Ribose 成為全球首家獲多等級雲端安全認證的雲端服務供應商 揭開全球頂級情報機構的神祕面紗!被以色列人永遠銘記,摩薩德的行動即將開始... 第二屆「Rama Rebbapragada亞洲郵輪業傑出貢獻獎」開始接受提名 亞馬遜全球開店 「TA光點計畫2.0」 助台中手工具產業「賣」向全球 三星出「Galaxy Home Mini」小型智慧喇叭 預計上半年推出 用對好磁磚,無礙空間路更寬-Home Hotel信義 無障礙客房│iDSHOW 好宅秀 5G帶動台廠淘金潮 國際大廠跨界開打 期間限定螢火蟲季開跑!超夢幻螢火蟲漫天飛舞 全台賞螢資訊看這篇 第11屆創業日今日開幕 訂做你的專屬Home Decor
大家都在看
高雄YouBike2.0正式營運... 張清芳離婚後首獻唱「站在高崗上」... 年輕人不喜歡國民黨 連勝文坦言:... 民眾傻眼!台中知名牛排館外帶 加... 3M膠帶廠「利芃」傳年底解散 2... 朝聖任賢齊MV「稻浪」 民眾到現... 高雄苓雅首創獨家美式飲品,純天然... 【摘星工廠】Geo老師:2020... 餅乾試吃到怕!彰化高CP值古早零...

首頁 勵志感人 用微笑改變印度的志工行,承諾的可怕是成為一個不負責任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