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搭的「末班加班車」 竟有一段離奇感人的故事

山中搭的「末班加班車」 竟有一段離奇感人的故事

柿子文化 2022-10-20 17:24

末班的加班車?

盛夏裡一個天氣甚棒的星期天,我到偏鄉探望退休已久、隱居山林的恩師。

他在我大學時代助力很多,也引介我和偏鄉教會聯繫,前往部落教孩童作文及閱讀;咱們師生之間始終擁有深厚的默契情誼,因此話匣子一開,彷彿沒完沒了,從近午開始閒話家常,聊到盡興痛快,等到稍稍回神時,竟然天色已暗,而且是晚間七點多了。

啊呀!這下不好。我到恩師家,先是從台北搭乘「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到」的區間慢車抵達小鎮,再於此轉乘一天僅有兩班的客運公車,前往二十公里外的山腰地區;等最終站下車後,還要爬半小時山坡路,才能到近山頂的恩師家。我事先查過回程公車時間,最末班是下午五點半,現在根本沒車返程,這可如何是好?儘管恩師再三挽留,說委屈住這間破屋子一晚,等第二天一早下山不就得了。但我想起第二天週一早上八點半還有重要會議要處理,何況我是承辦人,籌備已久,絕不能開玩笑,無論如何,爬都得爬回台北去。

在這個沒電話、沒網路、沒手機訊號、沒左右鄰居、荒山叢林裡僅有稀疏幾間民宅破屋的環境裡,我估計走回山腰最近的客運站牌,雖說下坡路輕鬆許多,但天晚不能貿然涉險,摸黑步行大約也需半小時左右;再繼續沿著客運路線來路折返行走,記得沿途有幾戶獨立民宅,看能否麻煩人家一下,載我回到山下小鎮,至少有火車可搭。若能搭到最近哪個城市,就算到時候火車及客運都收班,計程車總該有吧?

恩師搖搖頭,他說太麻煩了,而且光是走到山腰的客運站牌,沿途有懸崖,崖下有河谷,落差又大,再者夜裡視線不良,實在恐怖又危險,還是勸我留宿一晚為宜,明兒起個大早再趕回去。

我憑著記憶印象估算,要是明天一大早才出發,最快最快抵達台北,也都要接近中午了,臨時請假鐵定會被K得滿頭包!為此,我們師生難得的起爭執,恩師心疼我何苦要這麼執著,然而我心念工作,說什麼都不能久留。

如今回想當時的自己,讓老人家如此操心,實在萬萬不該。

好吧!他勸我勸到口乾舌燥,依然沒能打動我,最後只好無奈送我到門口,要我多小心,因為山裡夏季什麼猛禽野獸會隨時出沒,誰都不敢擔保安全,並借給我手電筒,起碼視線好些。

我則是謝過恩師的勸誡,背包立即上肩,鞠躬加上幾聲「再見」,就這樣,頭也不回地就直往山腰猛衝。

 

5438李文瑞司機

沿途在斜坡路往下奔跑,就算偶有幾處上坡,其實也不太費力,但就在此時,窄窄的山林小徑裡,遠方竟傳來機車頭燈的光影,以及轟隆隆引擎聲。

咦?怪啦!這條山路僅能通往恩師家,其他人應該不會來……應該是說「就算來,也不會在這種時候來」才對呀?

這輛機車慢慢接近,藉著彼此的燈具光線,我看到是個粗壯的中年男性,應該比我年輕,滿臉鬍渣,門牙少一顆,輕鬆騎著本田老款式機車,甚是破舊,我估計這輛車應該可以送進古董博物館了,說得貼切點,當廢鐵賣或許還差不多。不過,他老兄倒是騎得挺怡然自在,肩膀扛著一袋柴,一下子就在我面前停下。

「我說啊,老兄……」

我還來不及說完,他就搶快直說,「你在山裡幹嘛?這個地方晚上很危險,暗摸摸的沒路燈,不小心就掉到懸崖去,我就掉過耶!」

我一聽就笑了,「你掉過?那你還真是福大命大……先別問我,你騎車到山裡來幹嘛?」

他拍拍身上的木屑,「啊,我是這裡人啊!就砍柴帶回家燒啊!砍完柴了,車騎沒多久,感覺這邊好像有人,所以我才過來看看……啊,換我問你,大哥啊,你在這裡幹嘛?」

我把探望恩師、趕路回台北的事大概描述一遍,他聽完,沒多想,就立刻邀我坐上他的車,他載我回山腰的客運站牌,至少從站牌那兒再走下去,沿路應該會有民宅的人可以幫上忙。

這簡直令人不敢相信,老天爺太太太太眷顧我了!而且跟我原先想的下山計畫差不多。在這種孤立無援的窘境裡,我當然答應滿口說好,畢竟除了搭便車,實在沒別的方法,於是馬上大步向前,幫他扛了柴火袋,粗魯跨坐在機車後方,他則豪邁地將車調頭,二話不說油門猛催,讓我一下子重心不穩,差點被甩開滾下車。

在路上,他告訴我,他也認識我恩師,說這個老人家很好很好,當初他掉到山崖下,就是靠恩師幫忙跑到山下部落去叫警消上山來,把人給抬回去,要不然……

我聽了有些傻眼,心想這位老兄講得還真是一派輕鬆!

清晰的月色餘光下,映照著羊腸小徑旁的懸崖,雖然有些朦朧,但來程爬山時就已經打量過, 只要不慎掉下去,重傷算是天大奇蹟,一命嗚呼絕對必然!加上正值豐水期,上游若午後下起雷陣雨,底下河谷嘩啦啦的流水聲氣勢宏偉,非常充沛,絕對可以轟隆隆整晚。

這老兄當起導遊順帶介紹說,懸崖下的河谷「恐怖喔」,前一刻還在河床石子地烤肉,下一秒大水沖過來,逃都來不及逃,直接沖進海龍王府等著投胎比較快。

心裡不禁打了個寒顫,我默默聽著引擎聲和嘩嘩流水聲,不敢多言,以免他分心。就這樣讓他一路載我到客運站牌。很快,大約十幾分鐘就抵達。

到了站牌,他把車停好讓我下來,把柴火袋接過去,突然丟下一句,「你在這裡等幾分鐘,會有客運過來,那是今天的末班車。」

末班車?怎麼可能?我查得清清楚楚,最後一班明明就是下午五點半從這裡發車,老兄你別鬧了,還尋我開心咧。

「我說啊,大哥,真的啦,我是這裡人,很清楚,你就在站牌等,車很快就會來,我沒有騙你!真的。」這位中年老兄露出缺了一顆的整排白牙,笑嘻嘻地要我在原地等。感覺他滿臉誠懇,應該不像開玩笑,只好信他一回,傻傻留在原地,目送著他騎車呼嘯離去。他還豪邁撂下一句,「要不是你要趕回台北,真想請你到我家吃烤山豬!」

結果,他真的沒騙我,不到十分鐘,真的有班客運車從另一條岔路開過來。媽啊!謝天謝地啊!但……怎麼可能咧?如此荒野深山,晚上七、八點竟然還有客運班車回城鎮?這家客運公司簡直佛心來著。這班車是十人座小巴。我一上車,就看到剛才那位老兄坐在駕駛座上嘿嘿對著我笑,我嘴巴張得好大,下巴差點掉地上。

「就跟你說有末班車,就是有,不要懷疑,招待你,不用投錢或刷悠遊卡!」他看我嘴巴張很開,眼睛也瞪很大,連忙解釋,「放心,這車是我們客運公司的,不是偷來的!」

我又驚又喜,找了個駕駛座旁邊的首席座位坐下,連忙問:「嘿!你怎麼不早說你是客運司機啊?還以為你只是附近居民,去山裡砍柴而已。」

「啊又不是報戶口,幹嘛要有義務跟你報告我是司機?」他還是笑著,「我只是把砍好的木頭扛回家放而已,之後就來上班開車……啊,跟你說個祕密喔,這班末班車算是加班車,只有今天才有,平常是沒有這班的,時刻表裡你也找不到。」

「真的?」我好高興竟然如此幸運,「是因為車子調度關係,開回頭車嗎?」

但此後,他沒有回應我,只是兩眼直視前方,一臉微笑地開著車,而且速度還挺快的,從山腰向前宛如砲彈般俯衝,引擎聲大到難以對話,我也只好不再多問,繫好安全帶,凝視窗外那漆黑一片的夜色,順便抬頭看著司機名字掛牌,原來他叫「李文瑞」(顧及隱私,請諒解用化名替代,若同姓同名的讀友也請包涵),編號5438,「我是三八」,嗯,還挺好記的。

▲ 山中搭的「末班加班車」!竟有一段離奇感人的故事。(圖:LIFE生活網資料圖庫)

 

這趟車持續在山路上狂飆,加上沿途根本沒車,沒過多久,便逐漸脫離荒野山林,直到瞧見遠方小鎮郊區,有街道、有店鋪、有路燈接近,儘管不少店家早已打烊關門,活像個鬼城,但懸著的一顆心總算放下許多,也就不這麼緊繃了。

這班車穩穩地駛入小鎮的終點站,他打開門送我下車前,還不忘提醒叫我腳步快點,因為不遠處火車站好像有班區間車快來了,沒到台北,但應該有到附近的城市,起碼回台北方便許多。

我揮揮手向他致謝,開始向不遠處的台鐵車站拔腿猛衝,覺得自己運氣怎麼如此之好,好到有些不太真實。不過說也奇怪,跳上區間車後才知道,今天搭的這班列車,居然有到台北站耶!雖然時間久了些,站站都停,起碼不必換車,可以好好閉眼休息。

回到家已近午夜,疲累不堪,沒多想,馬上洗了個澡,匆匆就寢。

過了幾天,我心裡直想到那位「李文瑞」駕駛朋友,他真的幫了我好大的忙,總該跟人家說聲謝謝才對。我查了好久,終於找到客運公司在小鎮上的服務電話,趕緊打過去,先讚揚這家客運公司服務品質很好,順便也要感謝突如其來的加班車,簡直是意外驚喜……然後,對了,還要感謝駕駛「李文瑞」先生的熱心服務。

起先,那位接電話的副站長,不斷地回應「哪裡哪裡」、「我們該做的」這類應酬詞彙客套一番,等到我說「末班車」三字,他似乎腦袋轉不過來,頓了好幾秒,問我:「你說你大約晚上八點坐上我們的末班車,從XX回到OO?」

「對啊!」我語帶興奮,「晚上八點還能從荒野山林搭到你們公司的車子,我真的特別感謝你們,因為我第二天一早,還要在台北開個重要會議……」

「等等,等等……」副站長在電話中打斷我的話,「我剛剛查了一下日誌,當天末班車只有下午五點半那班啊!」

「怎麼可能?」我開始納悶,「你們司機還說,這末班車還是當天唯一的加班車,只有那天才有,別的日子可沒有,時刻表還找不到咧!」

這讓副站長更覺得奇怪,「沒有這班加班車啊!這條路線平常就很少人搭,而且要是政府沒補貼的話,老早就廢掉了,怎麼可能還有加班車?」

兩人在電話裡頭開始雞同鴨講,直到我說那位司機是「李文瑞」後,副站長突然不說話了,我「喂喂喂」個老半天,這才聽到他緩緩地回應我:「你看到的「李文瑞」,是不是滿臉鬍子、矮矮的那位?他有缺一顆門牙,如果是,他的確是我們司機沒錯。」

我回答「是」,副站長再度沉默,我感覺情況不對,連忙問他怎麼回事,但副站長語氣上顯然非常不想回答這個問題,不斷重複「好了好了,就這樣吧!」,然後很快把電話掛了。

聽副站長的口氣,這「李文瑞」應該不是什麼「好蛋」吧?八成素行不良,要不然人家副站長幹嘛一聽到他名字,就不太想多談?莫非這車果真是他從公司偷開出來兜風兼搗蛋?

反正,我沒多想,該謝的禮數我做到了就好,心裡滿舒服暢快的。

 

我搭的明明是小巴啊

又過幾週,突然接到恩師來信,說自己身體不適,他的深山鄰居剛好近期為著林地開墾與土地所有權的事要來台北洽公處理,順便載他直接到台北的大醫院檢查。他想想,既然難得來,希望跟我見個面、吃頓飯,我當然說好。

與恩師再見面那天,他已經做完檢查,應該沒什麼大礙,載他來台北的深山鄰居,先去別的地方辦事,稍後會合。

恩師平時很能忍耐,或許是檢查無礙,緊繃的心情突然輕鬆許多,直嚷著好餓好餓,於是我帶他到醫院附近的餐廳大快朵頤,邊吃邊聊,順便等下午兩點,到醫院大門口與他的鄰居會合,一起返回山裡。

恩師說,載他來台北的這位鄰居,住家離恩師那間破房子還有一段距離,幸好不太遠。山居生活嘛,幸好有個好鄰居可以相互照應,否則若有病痛,沒人理會又沒車,還挺麻煩的。恩師建議稍後大家不妨碰個面,打聲招呼。

吃著吃著,他問我,前次我去山裡看他,最後是怎麼回台北的,於是我從頭到尾將整個過程敘述了一遍。

「哇喔!你運氣怎麼如此之好?」恩師不敢置信,「可是,我跟你講個事兒,你不要介意。」

我點點頭,就看著恩師把手放在餐桌上,緩緩地說。

「那天你一離開我家,我很擔心你山路不熟,很容易發生危險,所以其實在你後頭跟了一小段路。我從你手電筒的餘光看到,你原來是用走的,但突然間不知何故,你停頓了一會兒後就開始跑,還越跑越快,越跑越快,我這把老骨頭當然追不上去,就看著你沿著懸崖小路快速衝跑,直到我看不見你手電筒微亮的光為止,我還停留了一會兒,心想應該沒事,才轉身走回自己家去。」

「抱歉!老師,讓您操心了。」我不好意思地頻頻鞠躬,「我知道以前那段路有人掉到懸崖底下去,所以才讓您這麼不安。」

「是啊!」恩師抿著嘴瞪我,「這不能開玩笑,而且那時掉下去的人還是我親眼看見,才連忙走山路下去報警耶!」

我一聽就有興趣了。「啊!那位掉下去的是個中年男子對不對?他叫「李文瑞」沒錯吧?他門牙還掉了一顆,背著裝柴火的大袋子。」

恩師表情訝異,瞪大眼睛看我。「是,沒錯……但,但你怎麼曉得?」

「因為那天我走到一半,他騎著機車迎面過來,說是去山裡砍柴回去燒火,彼此小聊一下,順便就載我到山腰的客運站牌,還說認識您,說您是個大好人……」我得意地說。

恩師一臉茫然,皺起眉頭。

「這……這怎麼會……」恩師神色凝重,表情狀似不解。「我告訴你,他是我們山裡的住民, 常騎機車在這片山林砍柴,住的地方也不遠,我們彼此都認識。一年前發生意外,那天颱風快要來,山裡頭狂風驟雨,他是因為路滑,還喝酒,意識控制不住,所以連人帶機車整個掉下去,我正好出來巡視這條小徑,剛好被我看到,嚇得我趕緊頂著風雨下山報警。

「後來他被救難人員找到,費了好大一番工夫,冒險把他垂吊上來,可是已經氣絕多時……怎麼可能一年後碰到你,還順便載你呢?」這下可讓我傻眼了…(未完待續)

 

 ──整理摘自柿子文化《那些靈魂教我的事:一位師者的見鬼之眼,詭異中帶著療癒的真實事件!》,張其錚/作者

熱門文章
孤獨死「受限個資法」找嘸家屬...里長伴屍5小時 黃偉哲回應了
孤獨死「受限個資法」找嘸家屬...里長伴屍5小時 黃偉哲回應了

CTWANT

飛沖繩1.5小時航程變7小時 旅客怒處置差
飛沖繩1.5小時航程變7小時 旅客怒處置差

TVBS新聞網

孫安佐狂拍火槍實測影片 母狄鶯無力回應:隨他去吧
孫安佐狂拍火槍實測影片 母狄鶯無力回應:隨他去吧

品觀點傳媒

帳戶「爽多1.8萬」!16筆錢刷一排 183萬人全領到
帳戶「爽多1.8萬」!16筆錢刷一排 183萬人全領到

TVBS新聞網

熱!他冷氣竟開2小時就關?一票內行曝「爽吹整晚」省電撇步
熱!他冷氣竟開2小時就關?一票內行曝「爽吹整晚」省電撇步

TVBS新聞網

快訊/高雄傳槍響!毒駕男「衝撞警車+持長鋸揮舞」警開3槍逮人
快訊/高雄傳槍響!毒駕男「衝撞警車+持長鋸揮舞」警開3槍逮人

記者爆料網

FB、IG荒廢生草了!年輕人現在都玩「Threads」大讚:停不下來
FB、IG荒廢生草了!年輕人現在都玩「Threads」大讚:停不下來

中天新聞

5人「穿外套遮刀」進包廂!屏東士兵身中20刀慘死 爸悲痛:鴻門宴設局
5人「穿外套遮刀」進包廂!屏東士兵身中20刀慘死 爸悲痛:鴻門宴設局

中天新聞

科技大廠「裁員4000人」!虧損650億 台南產線停產
科技大廠「裁員4000人」!虧損650億 台南產線停產

TVBS新聞網

「不會讓妳活過這禮拜」!外籍妻反殺家暴夫 判刑8年求交保:想抱抱兒子
「不會讓妳活過這禮拜」!外籍妻反殺家暴夫 判刑8年求交保:想抱抱兒子

CTWANT

新冠確診暴增!重症醫揭10肺炎「半數都新冠」2症狀小心了
新冠確診暴增!重症醫揭10肺炎「半數都新冠」2症狀小心了

TVBS新聞網

66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