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名人觀點 山中驚聲》欠武漢的一份情 中國與世界皆避開了拐點

分享
文章

山中驚聲》欠武漢的一份情 中國與世界皆避開了拐點

優傳媒
山中驚聲》欠武漢的一份情 中國與世界皆避開了拐點

很顯然,習近平與中國人民共同的意志讓疫情出現了拐點。(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張陌

中共人大常委會開會,確定兩會史無前例地延後,習近平的權力受到高度關注。習近平的力量或許被削弱了一些,但他已經轉危為安,疫情微微地搖晃了一下他的地位,不過大局仍在他的掌握中!

 

1348年橫掃歐洲的一場瘟疫,可能促成了歐洲的文藝復興。義大利的佛羅倫斯是重災區。薄伽丘的「十日談」就是佛羅倫斯的十個男女青年,在黑死病肆虐這座城市時,躲入一個莊園的十天之中,輪流講述的故事。

 

上帝在這場瘟疫之中同時披上了兩個符號或詮釋,一個是與舊約保持一貫的祂的憤怒,祂為了人們的道德沈淪而降災人類;另一個卻是,瘟疫將無數的家庭毀滅、屍首在街邊與廣場枕藉之時,上帝竟然無能為力。

 

薄伽丘演示的就是後者,「十日談」那一百則故事裡,許多都在嘲諷教會的腐敗。瘟疫催化了人們對於教會的憎惡,曾經由上帝完全統治的這個世界,從此開始瓦解。一個世紀之後,達文西、米開朗基羅、拉斐爾相繼誕生,教皇的權力逐漸退入羅馬,世俗、人文與自我的力量,登上了權力的中樞。

 

艾爾沃德說,這個世界欠武漢一份情。(圖/翻攝自YouTube)

歷史就猶如一部教科書,習近平與中共中央顯然很快地意識到,這個病毒對於整個中共體制的威脅,展開了一場與戰爭相同等級的動員,基於古老的防疫觀念再加上十七年前SARS留下的防疫知識,封城令在中國人最鍾情的團聚節慶春節前夕毫不猶豫地下達,武漢人被禁錮在家中,每一個小區都成了一個陣地,每一個住家、每一個病房都是與病毒交火的壕溝!

 

陣亡人數每天約莫一百,這是可以承受的戰損,但猛增的確診案例卻令人極度沮喪,彷彿看不到明天,武漢的死亡氣息,飄往全球每一個訊息閱聽者的耳目。但習近平在頹勢中逐漸取得了戰果,不到一個月,治癒案例與確診數出現了黃金交叉,每天的確診數甚至從四位數降到三位數。

 

習近平廿一日主持了中央政治局會議,新華社的報導刻意凸出他對疫情的重視程度與運籌帷幄的角色,說他「把疫情防控作為頭等大事來抓,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強調「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疫情蔓延勢頭得到初步遏制」。只不過「疫情發展拐點尚未到來」,湖北省和武漢市防控形勢依然嚴峻複雜。

 

報導使用的一個字眼,清楚勾勒了中共心中對於這場戰役的定位,它說,要全面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亦即,這是一場攸關整體中國人民生死,以至於必須全數參戰的戰爭。

 

可以說,中共清醒地認知,如果不能動員整個民族進行抗疫,不只這個黨明年將迎接一個慘淡的百年誕辰,它所締造的共和國也可能被外敵擊垮,這幾年夸夸其談的中國夢,必然要變生肘腋。

 

亦即,如果疫情不能很快出現「拐點」,那就變成了中國命運的「拐點」,以及中共存亡的「拐點」。

 

而不只是中共自身,全中國人民皆展示了對抗這個病毒的意志。世衛與中國共同組成的考察組,在與武漢前線作戰的醫療人員深入訪談後,世衛方的專家布魯斯.艾爾沃德印證了這個觀察。人大開會決定兩會延期的同一天晚上,他在記者會上舉著一張確診人數的曲線圖,驚嘆確診病例達到高峰後急劇的降幅。而他認為,中國得以在阻止疫病蔓延上奏效,是因為中國人民的驚人的「集體的意志」(tremendous collective commitment and will),從最底層到最高層,中國可謂是以「全政府」、「全社會」的路徑(all of the government and society approach)對抗疫情,這是非常罕見的。

 

艾爾沃德認為,在仍然沒有特效藥或疫苗的情況下,中國雖以古老的隔離策略面對這一未知的病毒,但其勇敢的措施卻改變了病毒發展的曲線。他說,最迷人的數據是,他兩周前抵達中國時,每天確診人數都在兩千人以上,而考察任務結束的這一天,只剩下四百一十六例,亦即有八成降幅,而這個下降是真實的(real)。而在對武漢人守在家中抗疫的精神感到動容之餘,他說,這個世界欠武漢一份情(the world is in your debt)。

 

很顯然,習近平與中國人民共同的意志讓疫情出現了「拐點」,新加坡聯合早報的記者問艾爾沃德,武漢的「拐點」何時出現?他回說,拐點已經在幾天之前出現了。這個說法意味著,中共與中國都度過了最艱難的時刻,中國命運的「拐點」不會出現了,而人類正在經歷的「中國崛起」的傳奇,也不會戛然而止。

 

現在的問題反而是,對照日、韓兩個民主政體,面對突然驟升的疫情卻感到手足無措,中國的這個可以隨時進行高度動員的體制,反而凸顯了它的優異性,這究竟只是一種偶然冒頭的反諷,還是人類必須深思的議題?

 

Quarantine亦即「隔離」這個單字,就源於十四世紀橫虐佛羅倫斯在內的歐洲的那場瘟疫,而艾爾沃德所說的中國動用的那個古老的策略,就是隔離。艾爾沃德說,他碰到的武漢人都說為了防止疫情向世界蔓延,武漢必須作出犧牲。

 

「武漢」作為被病毒首先擊中的千萬人級的大城,將自己變成了一座孤島,將一場毀滅性的戰爭鎖在這裡。它不只讓習近平度過了權力的危宕,讓中國的躍升不致反轉,更深切而真實的是,它也阻止了人類命運的「拐點」!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大家都在看
武漢肺炎/國內新增14例境外移入... 高雄男子債務糾紛談判傳槍擊 一死... WHO官員聞台灣秒斷線 杜汶澤開... 終於說出「台灣」 世衛聲明稱由會... 全台重症率5%數字曝光!奧捷團1... 彰化一週新增八例新冠肺炎嚴防往社... 台大公衛建議:限制社交距離、擴大... 特權出包?觀光局員工為主管兒接機... 五六年級生不會忘!盤點志村健演藝...

首頁 名人觀點 山中驚聲》欠武漢的一份情 中國與世界皆避開了拐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