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藝文創作 三十年前未參與的光陰,重生後扭轉乾坤!《念君歡》重啟前世今生,網路點擊破百萬!

分享
文章

三十年前未參與的光陰,重生後扭轉乾坤!《念君歡》重啟前世今生,網路點擊破百萬!

春光出版
三十年前未參與的光陰,重生後扭轉乾坤!《念君歡》重啟前世今生,網路點擊破百萬!

三十年前未參與的光陰,
重生後扭轉乾坤!

前一世,她是家族的完美工具。
這一世,她終能為自己活一次。

讀者大讚——

「女主角聰慧身段柔軟,宅鬥與宮廷權謀戲碼看得十分過癮,又不憋屈!」
「文行雲流水,境古意盎然,三世的懸念謎團很多,角色鮮明,情節曲折,值得慢慢品讀。」

★連載期間,各長期盤踞24小時起點女生網熱銷榜、新書暢銷榜首位!
★網路點推收藏數近10萬、點擊破100萬!
★由知名繪師 容境 繪製絕美封面,意境十足

大婚之夜,她被造反的淮王之子一劍斬於東宮。
睜眼醒來,竟然回到三十年前?!
仇人尚未出生,父母如此青蔥,
自己成了那位結局被浸豬籠的本家姑祖母。

豈料她這傳聞中的祖姑母真是個人物,
什麼大宋美男冊、搶手足的未婚夫婿,
天天只知道追著男人跑,姑娘家不該做的荒唐事都做盡了!
她又該如何次次化險為夷,步步挽回自己早已爛到底的名聲?

(圖片來源:https://pixabay.com/

圖說:前一世,她是家族的完美工具。這一世,她終能為自己活一次。

 

原本打算收拾姑祖母的「感情債」,豈料卻殺出兩位郡王看熱鬧,
只是,這個眼前向她討甜棗又目光放肆的郡王,為何她會覺得如此熟悉?
當活在傳聞中的人們紛紛登場,
三十年前與三十年後,種種千絲萬縷看似相連,卻又充滿變數,
她以為能獨善其身,卻發現,自己早已成為局中人……


 

 

【《念君歡》卷一書摘】

屋裡有兩個少年郎君,三個官妓只往那錦袍玉帶的少年投了一眼去,唇角就帶了笑意,羞得不敢抬頭。從未見過這般俊俏的郎君。

年長些的那個倒是先給年幼的那個斟了酒。「中山園子的千日春,七郎大概很久沒有喝到了吧。」

他對面如珠玉般的少年勾勾唇。「陳三,我替我六哥來喝這回酒,喝酒就是喝酒,官妓又算怎麼回事?回頭我爹爹要是知道了,我該怎麼說?」

他的聲音清澈,語氣中威懾卻不容小視。

陳三嘿嘿笑了兩聲。「她們是來彈曲的,七郎規矩嚴,這我哪裡不知道,何況中山園子也不是那等地方。」

狎妓有狎妓專門的去處,也不能隨便就在那裡胡天胡地。

不過少年哪有不愛美色的,軟玉溫香在眼前,再加幾杯黃湯下肚,他就不信看到了幾個美人,這位還能一直這麼鎮定自若。

周毓白低頭喝酒,可眼睛裡卻有冷光閃過。

陳三郎娶了宗室女,說起來和皇家還帶了幾分姻親,可是他父親在外任,要說在京職權還真沒有多少,前頭他賭錢輸了好些,如今正琢磨著弄點銀子。

最近手裡能有銀子的,也就是周毓琛和周毓白了,兄弟倆年前被聖上派了兩件肥差。

陳三絮絮叨叨地話還沒說幾句,格扇就又響了,這回是陳三郎的小廝。陳三只聽了幾句話就面色變了變,和周毓白說了幾句失陪的話,就先匆匆忙忙地跟小廝過去了。

陳三一向懼內,周毓白想了想,大概只能是他妻子的事,或許是欠錢被發現了吧。貴人裡也是什麼人都有,沒錢還死撐這樣的排場。

周毓白放下手裡的杯子,對三個官妓道:「都停下吧。」

官妓們立刻慌了,這是不滿意她們?

「放心,賞錢自然有人給妳們。」

周毓白剛說完話,格扇就又被輕輕推開了,他眸子瞇了瞇,看清來人時突然有了幾分意外。進門的是傅念君,她見到是周毓白,也真想朝老天問一句,何必如此捉弄她。她是來找周毓琛的啊。不過也由不得她挑了。

「是妳啊……」

周毓白微微笑了笑,抱臂看著她,臉色倒是看不出來喜怒。

三個官妓抱著琵琶、阮和簫,看看他又看看她,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傅念君退開半步,給她們讓道。

一陣香風掃過她,她們三個膽子倒大,有個生得最嬌媚的還偷偷往她瞧了一眼。

傅念君不生氣,不由勾了勾唇。「美人當壚,亮盞共話,也算雅趣。」

周毓白站起身來,走到傅念君身邊,親自關好格扇,回頭時不知是不是因為酒意,似乎帶了幾分媚色,不似在人群中時的孤高清冷,而像那天在她面前折柳而笑的樣子。

「傅二娘子來此做什麼?」

傅念君自顧自踱步到桌前坐下,說道:「七郎請收起腦中那些念頭,我來此並非因你貌美。」她說這話時帶了幾分無奈。

她素行不良,這是滿京城都知道的。從前的傅饒華其實並不是不想接近這位如珠如玉的壽春郡王,只是先前他一直住在宮中,平常不大會出來,到了去年才開府別居。而官家派了差事給他,他年後又下了趟江南,因此近來才回京。

傅饒華是一直沒有機會,也幸好她沒有機會,不然此時自己大概會被他打出去吧。傅念君不由想著。罷了,不知檢點也有不知檢點的好處。

周毓白聽她這麼說倒是也挺無奈,她適才的眼神真是很清明純潔,讓他沒能想到自己的「美色」會引得人瘋狂覬覦。

傅念君也不想多說廢話。「我是來同您談一樁買賣的。」

「妳怎麼把陳三郎引出去的?」他只是逕自問他的。

「這不是我要說的事……」

「哦。」周毓白坐下自顧自地吃菜。「妳是來找我六哥的?」

「這……也不是我要說的事。」

傅念君有點尷尬,如果可以,她真寧願拉一把東平郡王,而不是眼前這個……

「嗯。」周毓白喝了口酒。「看來妳對我六哥比較滿意。」

這算什麼話?他們好像才見第二次面吧,說這樣的話是不是有些失禮?其實這個人還算她的長輩來著……

不知怎麼的,傅念君突然有點心虛。

「這樣也要和我談?妳遇到了麻煩。」周毓白依然神情自若,但是什麼都知道。

「是。」傅念君一向知道,和聰明人說話不用費工夫掩飾。

「杜淮害齊昭若墜馬,邠國長公主有意為難杜家,杜家禍水東引,想推我出去,以我與齊昭若的關係做筏。」

周毓白撇撇唇。「這和我有什麼關係?我知道是妳打了杜淮。」

周毓白是當日在場唯一一個篤定是她動手的人,其實這件事確實由他出面更合適。

傅念君很快就穩住了心神。

「和您沒有關係,我說了是和壽春郡王您做一筆交易。」她淡淡地說:「您去了一趟江南,太湖流域的水利問題可解決了?」

周毓白的神色不動,他早就已經習慣了這些年來無論做什麼,都被人盯著一舉一動的感覺。

到如今,連個這樣的小娘子也敢對自己指手畫腳。

「圩田是個很不錯的法子,但是您做不成。」她說著:「起碼這兩年,是做不到的。」

周毓白握筷子的手一緊,眼中的光芒閃了閃。「妳聽誰說的?」

 

(未完待續)

  

本文摘自春光出版《念君歡[卷一]》、《念君歡[卷二]

 

【更多資訊請上《春光出版》粉絲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大家都在看
武漢肺炎旅宿糾紛 旅遊退費懶人包... 「鑽石公主號」列武漢肺炎感染區!... 中籍新住民返嘉義「趴趴走」!竟找... 源頭真是他?浙江台商病毒檢驗詭呈... 【有影】北部30歲女罹流感未就醫... 因應新冠肺炎疫情 中市高中以下學... 快新聞/邱毅高喊台灣問題不能再拖... 新北郭富文找到了 居家檢疫失聯竟... 劉真遭爆裝葉克膜搶救中!老公辛龍...

首頁 藝文創作 三十年前未參與的光陰,重生後扭轉乾坤!《念君歡》重啟前世今生,網路點擊破百萬!